在下天真真

许你一片白月光.

追逐太阳 四

追逐太阳   四

ming一直待在医务室的门外,静止了一样.

沉默了许久,他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
习惯性的想抽烟,抬手却想起这个时候的自己是没有烟瘾的.

一团糟,自从遇到kit开始,一切都是个未知数.

当初的自己可没有冲过去把他抱起来一路狂奔到医务室.
可是前世的那双眼却一直在自己心里挥之不去.
那双澄澈与爱恋交织成网被绝望浸透的眼.
太漂亮了不是吗……
这算是愧疚吗?那你觉得你能偿还他什么?
他的心里在打鼓.整个身体因为焦虑有点发抖.
你已经活过一遍了.
做点不让自己后悔的事吧.
如果这辈子他仍然喜欢自己,只是如果.
那自己就义无反顾的全心投入.
yo已经有属于他的幸福了,只是自己错过了.
但是如果kit没有喜欢自己……

ming不想再想下去了.

室内突然发出巨大的声响,把他从思绪里扯出来.
不对,kit在里面!
ming立刻把门推开,看到瘫坐在地上因疼痛有些皱眉的kit.

“怎么了?怎么倒地上了,疼吗?”

kit却在看到自己的那一瞬间像失去了所有的官感一样呆滞了.
阳光很足,ming不确定他能看到自己的脸,但自己确定自己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对方.
栗色的头发有些软塌塌的挂在那个人眼前,皮肤白皙的发光.
乖得不像话.
镀了金一样的睫毛轻轻的颤抖,带起一片的阳光,像蝴蝶煽动翅膀.
还有那双睫毛下面的眼睛.澄澈透亮.
十九岁的kitkat.
ming觉得自己想到的的形容真的很俗,他可能真的遇到了天使.
不过,他流眼泪了……
他为什么哭了?

“嘿,你在干什么?”
背后传来一个很不友好的声音.
但是ming知道这个声音属于谁.
beam.
ming记得在自己的印象里,beam对kit是非常的好的,就算最后beam和forth在一起了,他还是觉得beam很喜欢kit.
“你把他推到地上的?”
对方气势汹汹,看向ming的视线很有攻击性.

“……没有,他没欺负我,是我自己摔下来的.”
坐地上的kit打破了两个人的僵峙,慢慢扶着床站起来,beam走过去扶住他.

kit感觉自己仿佛几个世纪没有见到ming了.
他有些恍惚.
那个人再次以鲜活的肉体出现在他的视线内,他的眼泪真的控制不住.
突然他很想摸摸ming的脸.
这时候的ming是很干净的味道,笑的时候有点玩世不恭.
白色衬衫的薄荷香一点也不腻.

只不过自己没有勇气了罢了.

哪里有内心被狠狠蹂躏过的人愿意再去体会那种折磨,只有疯子会这样.

“发生了什么?”
医务室旁边的挂帘被掀开,浓重的烟味让kit再次咳嗽起来.
“forth,我不是说了在学校不能抽烟的吗!你怎么还来医务室抽了!?”
beam看了看来人,有些气急败坏.
“因为这里没人啊.”
forth无所谓的一摊手.
“所有人都在篮球场,我乐得清静.”
他抬眼看了一下kit和ming.
“我就说为什么突然这么吵……”

ming看向forth.
这时候forth还是他的学长,同时也是大二学长们的教头.

“学长.”
“嗯.”

forth记得这个小子.
上次因为自己惩罚一名大一新生跑五十圈他还站出来替那名学生说话,气得自己让他做了二百个俯卧撑.
这小子和kit又是什么关系?

“他被篮球砸伤了,我带他到医务室看看.”
forth在mingkit两人之间看了很久.
beam扯住了forth的衣服.
“你先出去跟我解释一下抽烟的问题,forth!”
“真的越来越不把学校的纪律当纪律了.”
“好的好的别生气……”
forth抓住beam的手,不管面前这只家伙的气急败坏,转过身和ming示意了一下,才慢悠悠的往外走.
“不准抓我的手!!!松开!”
“好的遵命!”

室内再次回复平静.
kit从刚才开始就全程一言不发,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而ming就一直看着kit.
他记得当时的kit不是这样的.
见到自己会脸红会傲娇,生气的时候酒窝会特别的深.
而不是现在一副沉寂到要死的样子.
像……
像他重生之前的kitkat.
如果对方也重生的话……
自己可不可以用最大的力气去拥抱他,问他过得好不好.
问他……
还可不可以给自己一次机会.
让自己去爱他.

谁知道对方突然抬头,冲自己很礼貌的一笑.
“对不起刚才没有和你说声谢谢.”
“你好,我叫kitkat,医学院大二在校生.”

果然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
他怎么可能跟自己一样重生呢?别傻了ming.

“……你好,我叫ming,工程学院大一在校生.”
“我对你一见钟情了,请问,我可以追你吗?”

这个人为什么总是笑的这么好看.
kit觉得自己又想哭了.

只是我已经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了.
所以对不起,我不会再爱你了.

评论(27)

热度(86)